信誉好的足球投注网站_信誉好的足球投注网站怎么样?_信誉好的足球投注网站好不好?

信誉好的足球投注网站

作者:admin编辑:信誉好的足球投注网站
2015年07月15日 06:28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电信诈骗钱财这种形式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了,老骗局了,可还是有人不断中招 王女士说,这十万块钱是她们一家所有的积蓄,里面包括公婆去世留下的遗产4万元,而这全部家当,就轻而易举的被一通电话给骗走了!电话那头,一口流利的东北口音,自称是吉林省白山市的民警,说王女士涉嫌一桩20多亿的洗钱重案,王女士有点懵,我来青岛都二十多年了,好久没回白山老家了,这根本不可能!但是对方说,一名叫王军的建设银行工作人员已经被逮捕了,据他供述你确实参与了洗钱犯罪 听对方这么一说,王女士吓得不轻,忙问对方怎么办,对方说这个案件已经转交给上海公安了,想要保住财产就得联系上海那边,然后告诉了电话号码 为了确认对方说的是不是实情,王女士拨打了114,证实了这的确是上海岷江公安局的电话号码,之后,这个号码就打过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王女士就把所有的钱都转到了工商银行卡上,然后给对方打去了电话 之后,王女士按照对方的提示在提款机上一顿忙活,按了确认键之后,对方表示你的资金现在安全了,可几分钟后王女士再查询,账户上的钱已经不翼而飞,拨打对方电话也都不接了,王女士这才意识到落入了骗局,通过多方打听,她才知道,通过网络改号软件,呼出的电话可以显示为任意号码 随后,王女士去兴华路派出所报了警 --佛山日报讯 记者骆苏艳报道:昨日上午,顺德大良城管分局对外通报一起恶性暴力抗法事件 事件造成两名城管执法人员受伤住院,5名暴力抗法者中3人被刑拘,警方现正全力追捕另外2名在逃人员 7月8日下午,大良城管分局两名执法队员对金榜辖区沿江北路一宗违法建设案件进行复查,发现当事人何某斌在其建筑物天台重新抢建 在执法人员正常执法过程中,何某斌夫妇对执法人员进行谩骂,并动手阻挠和拍打执法人员 随后何某斌夫妇更堵住楼梯通道不让执法队员离开,并继续阻挠执法 期间,何某斌还通过电话叫来其弟弟,其弟又叫来两名身份不明的社会人员 5人对两名执法队员实施了持续10分钟的暴力围殴 在结束施暴行为后,2名身份不明的社会人员迅速逃离现场 两名执法队员随后被其他赶来的执法队员送至顺德区人民医院检查 医院检查结果显示,两名执法队员一名受伤相对较轻,右侧头部血肿、头面部及右上肢软组织挫伤,另一名受伤较为严重,头部外伤、右侧头部血肿、头面部软组织挫伤、右胸软组织挫伤 大良公安部门迅速介入,随即传唤了何某斌夫妇及其弟弟,按照相关法律法规,以妨害公务罪对3人进行刑事拘留,并全力追捕2名在逃的社会人员 大良城管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去年10月,大良城管部门接到群众多宗投诉,反映何某斌在其金榜辖区沿江北路60号的建筑物天台违法加建,违建面积多达数百平方米,严重影响附近居民的建筑物安全 接诉后,城管分局辖区执法人员迅速开展调查,并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和查处工作流程,果断对违建施工现场进行查封,查扣现场施工工具,责令其限期拆除违建物 何某斌于今年4月下旬对其天面违建物进行了自行拆除 但在建筑物通过职能部门验收后,何某斌又重新在天台违建 抚顺传媒网讯(记者 李凭)事情虽然过去几天了,但是胡女士还是要感谢18路的公交车司机,要不她今年高考的孩子就会遇到意想不到的事情 7月14日下午,胡女士对18路公交车司机苏江师傅尤为感谢 车厢里拾到乘客遗失档案袋的18路公交车司机苏江 李凭摄 7月10日,家住东洲区海新街的胡女士到抚顺第五中学取回了今年参加高考后孩子的档案,乘坐18路公交车返回 上车后胡女士将档案袋放在驾驶室后面的座位夹空处 车到海新站后,胡女士只顾着手里的雨伞,全然忘记了放在座位旁夹空处的档案袋 回到家后,胡女士才想起来档案袋遗失到了公交车,心想这下可就完了,档案丢失可不是小事 当天,驾驶辽D42653号的司机是苏江师傅,驾车回到了终点站,离开驾驶室时,发现了胡女士座位旁的档案袋 “我拿起来一看,是一个贴着封条的档案袋,上面有抚顺第五中学的印章,于是我就到调度室开始联系第五中学 ”苏江介绍说 此时,遗失档案袋的胡女士也赶到18路车队,经过询问后看到了失而复得的孩子档案袋这让胡女士感激不尽 胡女士的孩子今年高考刚完成,准备进入大学生活 她说:“档案袋要是丢了就是把孩子的未来给丢了,真心谢谢公交车司机苏江师傅!”核心提示:6月23日21时20分许,202国道青冈县境内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台摩托车追尾一台停靠在路边的货车,摩托车驾驶员当场死亡 事后,交警部门认定货车 驾驶员负次要责任,摩托车驾驶员负主要责任 理由是,货车驾驶员违停、没设置警示;摩托车驾驶员无证、醉酒、没戴安全帽 但货车驾驶员王宏伟不服,他向交 警部门申辩:公路上违停是因为路政人员查车 但呼兰养路总段明水养路段的“当事”路政人员称自己并未上路查车,与交通事故无关 当事双方各执一词,本报记 者前往始发地进行了调查 货车司机王宏伟指明水养路段路政中队中队长姜超违规上路查车致追尾惨剧路政人员否认当时上路查车文/摄 本报首席记者 崔立东交警部门的事故认定书勾勒出这样一个情节:21天前的一个漆黑夜晚,家住明水县双兴乡双泉村的27岁的赵剑夫,在一场酒后驾驶着他的摩托车走完他短暂人生 的最后一程 当晚21时20分许,黑大公路K410+798.60处,“嘭”的一声巨响,打破了这段“二级公路”的宁静,悲剧就这样发生了……当事司机王宏伟:“路政要查车我才停的,刚要开走就出事了”43岁的王宏伟已经是一个有着24年驾龄的“老司机”了,他驾驶的是一台车长14.6米的福田牌重型半挂车,在路宽11米的二级公路上,如此重量级车型虽 然司空见惯,但也算得上巨无霸车型 王宏伟说,这次事故打破了他从业以来的“无事故记录”,“除非紧急情况,一般我不会将车停在路边的 ”王宏伟向记者介绍,6月23日这天,他和另一个司机冯兴成分别驾驶两台同属车主刘铁辉的车拉运石头,起点是巴彦县,终点是明水县,全程270余公里 当晚 21时左右,他的车由南向北行驶到青冈县民主乡北侧时,看见前面靠路边停着两辆拉货大车、车对面停着一辆打着警灯的执法车辆,一个执法人员正在两辆大货车 前执法 王宏伟在距两辆车五十多米的地方靠边停车,到对面的执法车跟前去 那是一辆牌照为黑AV1289、车上喷着中国公路字样的执法车,车里还有一名执法人员 这个执法人员对王宏伟说,他们接到举报,说有超载车要来,特地出来,“要不我们也不愿意上道,你们得交罚款 ”王宏伟询问其是哪个单位的,执法人员说,你 别管我们是哪个单位的,从呼兰到明水我们全管 王宏伟解释其是给明水矫磊(开发商)拉的石料,执法人员说,我现在是在青冈县境内执法,矫磊也管不了 随后,王宏伟请示车主刘铁辉怎么处理,刘铁辉告诉他给货主矫磊打电话,他便给矫磊打电话说车让明水县路政给扣住了 矫磊说,你把电话给那个路政,我和他 说 执法人员接过电话,和矫磊说了几句话后,和王宏伟说:“你不用交罚款了,走吧 ”王宏伟往自己车走去,执法人员又开车撵上他说:“你先别走,等前面那 两辆车走了,你再走 ”然后执法车往南面走了 王宏伟在车上等了一会儿,发现那辆执法车处理完前面的车走了,前面两辆被扣的车辆也走了,他就启动车预热,准备出发 这时他听到自己的车后面一声巨响,下 车查看发现一辆摩托车撞在自己挂车的轮胎上了 摩托车卡在两个轮胎中间,驾驶人一条腿在摩托车上、头和身体都扎在公路上,当场死亡 王宏伟一面用对讲机告 诉后面的冯兴成,让他告诉老板,车肇事撞死人了,同时拨打120救护车和122事故报警电话,并将反光三角牌放在距离现场150多米的地方保护现场 陪同司机冯兴成:“路政查完王宏伟,又来查我的车”和王宏伟一起出发的司机是冯兴成,据青冈县交警大队事故中队办案人员提供的当时的询问笔录可以看到,他是这样讲述当时的情况的 冯兴成的车也是刘铁辉的车,6月23日上午,他在王宏伟后面,一起从巴彦县往明水开车送石料 当晚20时50分左右,他驾驶的大车由南向北行驶到青冈县民 主乡ZF时,王宏伟用对讲机对他喊:“前面有路政的”,他就将车停在民主乡ZF所在村子的路边了,当时冯兴成的车离王宏伟的车五六百米左右 冯兴成下车检 查了一下轮胎,发现轮胎漏气了,就给民主乡流动补胎的打了电话,流动补胎的人来了之后,冯兴成让师傅补胎,自己往前走,想看看王宏伟车的情况 他走到距离 王宏伟车300米左右的地方,看见王宏伟的车停在路边,还有一辆闪警灯的“路政”车在那儿停着 这时王宏伟用对讲机和他说“处理完了”,冯兴成便返身往回 走,等他要走到自己车跟前时,那辆“路政”车也开到他驾驶的大车前面 从“路政”车副驾驶位置上下来一个人问冯兴成:“你们车的老板叫啥名?”冯兴成就把 车主刘铁辉的手机号给了那个人,那个人上车拨通电话问了一句:“你是刘铁辉吗?”然后车就开走了 “路政”的车刚开走,王宏伟就用对讲机喊冯兴成说:“有 一辆摩托车追我大车后面了,你给老板打电话 ”这时冯兴成知道王宏伟的车出事故了 车主刘某:“姜超打电话说放了我的车,冯兴成就说出事儿了”车主刘铁辉向记者介绍,6月23日21时11分左右,他接到一个手机号为13XXXX的电话,电话里的人说:“你是刘铁辉吗,我是明水县路政的姜超,你的 两台车我都给你放了,给了明水矫磊的面子,也给了你的面子,青冈到明水我全管,以后你的车过这面就直接找我” 刘铁辉说:“哥们,我的车现在给矫磊拉料, 啥事都他保着,以后不给他拉料了有事再找你 ”正说时,刘铁辉的另一部手机响了,是冯兴成打来的,说王宏伟的车被摩托车追尾撞上了,人撞死了 刘铁辉挂断 姜超的电话,打电话告诉王宏伟先打120急救电话,再打122事故报警,然后自己从家里赶往事故现场 在赶往现场现场的途中,刘铁辉给姜超打电话说:“这 回让你扣车,你扣我们那台车出事故了,摩托车的人都撞死了,这回你保吧 ”姜超听刘铁辉说被扣的车出事故了,就把电话撂了 刘铁辉认为姜超不扣自己的车不能出事故,第三天到明水县路政找姜超,明水县路政的人说没这个人,应该是明水养路段的,刘铁辉到明水县养路段找姜超,姜超说不认识刘铁辉,也没有通话和扣车的事,刘铁辉拿出通话记录,姜超说我是看见你们车在路边停车,提示你注意安全 被查司机颜某:“路政查了我们两辆车,回来看那儿出事了”当时的询问笔录还可以看到有一位巴彦县司机颜某介绍了当时的情形 6月22日,他们两辆车往明水县送石料,6月23日7点多,他们的车行驶到青冈县民主乡 时,他给老板的朋友化某打电话,问能不能往前走进明水县 化某告诉他白天不能往明水县里进,让他在民主乡附近等着,他们两辆车就停在了民主乡ZF北面的路 边 20时40分左右,由明水县方向驶来一辆“警车”停在他们车附近,颜某问后面那个打车的司机他们是干什么的,那个司机说是路政的 “路政”的人问他们 是给谁拉的石料,他们说是给明水县姓化的拉的,同时颜某给姓化的打电话,姓化的让颜某将电话交给“路政”的人,“路政”的人和姓化的说了一段时间后,“路 政”的人将电话还给了颜某,告诉他:“你们两个车交600块钱吧 ”颜某将600块钱交给了那个“路政”的人,那个人也没给开收据,说“你们走吧”,颜某 他们就把车开往明水县方向了 他们从明水县返回来时看见离他们被“路政”罚款不远的地方发生了交通事故 询问笔录中,货主矫磊称,当天21时刚过点,他接到刘铁辉的电话,说是车让路政给扣了 随后,有个司机给矫磊打电话,矫磊便让路政的人接电话,说:“我是明水县的矫磊,放了吧 ”路政的人称,是在青冈的地界,矫磊仍说放了吧,对方表示行 路政姜超:“我一台车都没截停过,也没罚过”明水养路段隶属黑龙江省呼兰养路总段,属于省公路局垂直管理的省直单位 7月14日,段长王继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车主刘铁辉和司机王宏伟反映的情况, 经初步调查事实“根本不存在,至始至终,两位执法人员没有与肇事货车接触” 王继明段长表示,姜超和曹一鸣负责二级公路的巡查工作,检查路面、桥涵等有没 有毁坏危险情况,发现路面有滞留车辆影响交通负责告诉驶离或拖走,并没有治超和罚款的权限 明水养路段设有路政中队,共三人,均有执法资格 但养路段的 “路政”区别于地方路政机构,其没有处理超载、超限的权力 主要业务是巡查影响道路交通安全的隐患、障碍 中队长姜超也表示:“我根本没有截停那台肇事车辆,包括其他车辆我也一台都没截停、没处罚过 我只是对一台在路边修车影响交通的车辆(冯兴成的车辆)进行劝离 ”姜超向记者出示了文字形式的6月23日“巡查记录” 记者看到,记录如下:6月23日20时03分,姜超和曹一鸣驾驶的黑AV1289执法车在明水县城南加油站停车准备加油时,一辆轿车司机向他们反映在民主乡加油站斜对过有一台 大货车停车换胎,占据公路中线以外,给过往车辆带来危险 接到这一情况他们放弃加油,在稍微停留后于20时30分驾驶车辆向南行驶,在行驶到民主乡加油站 附近时发现的确有一辆大车在换胎,他出示证件后告诉司机该车辆违章占道影响交通,且给过往车辆带来危险,应尽快修好驶离 该车司机态度蛮横,他向司机要来 车主的电话,于21时11分给车主打电话,告诉他督促司机尽快将车修好驶离 然后他继续向前方巡查,21时28分巡查至黑哈公路428公里时返回,21时 46分至福胜加油站想加油时因有四轮车占道没能加上油,然后放弃加油,沿着青冈县民主乡向西穿至眀沈公路继续巡查,最后返回明水县城南加油站加油后回到明 水县城里 姜超出示当天21时28分和21时46分他们去过的两个加油站视频,证明这段时间他们不在民主乡北侧交通事现场 货车超载一倍却畅通无阻车主刘铁辉 司机王宏伟自曝“保车”黑幕:不超载不挣钱 不保车会被罚破产本报首席记者 崔立东6月23日,王宏伟和冯兴成驾驶着大货车从巴彦县出发,拉运石料到明水县,在青冈县民主乡北侧时,王宏伟称遇到执法人员查超载,就在他靠边停车后,一辆摩 托追尾了他的大货车,驾驶人当场死亡 事故发生了,驾驶人王宏伟、车主刘铁辉以及路政部门对这起事故各执一词 不过,王宏伟描述的一个细节值得引起注意, 便是他被拦住后,执法人员因其超载要罚款,然而王宏伟给明水县货主矫磊打了个电话,矫磊和执法人员说了几句话后,王宏伟就被放行了,罚款也不用交了 对 此,司机王宏伟和车主刘铁辉,向记者讲述了一个行业的内幕,这就是“保车” 刘铁辉说,货车百分之百都超载,不超载不赚钱,没有保车,所有货车都得停运 连出发时间都算好 巴彦到兰西一路“保过”6月23日发生事故这天,刘铁辉的两台卡车被司机王宏伟和冯兴成分别驾驶着执行拉运石头的任务,起点是巴彦县,终点是明水县,全程270余公里 两车是6 月22日22时从巴彦县出发的,到事故发生地青冈县民主乡已经是第二天21时许,尚有30公里路途才能到明水县 之所以运行效率低,是由于这条二级公路路 况差、卡点多、频繁躲避查车,正常应该四五个小时的车程,往往要跑24个小时左右 司机王宏伟说,这趟活之所以半夜从巴彦出来,也是算计好的,因为路上要经过巴彦、呼兰、松北、兰西、青冈、明水6个卡点,每一个卡点通行情况都不确定,算计不周,或者信息不准,路上耽误的时间会更长 王宏伟和冯兴成的车从巴彦县出来时没有交罚款,因为供应石料的老板有承诺,他负责巴彦县交警和路政“保过”;到呼兰境内由呼兰保车人员负责,车没入境前给 保车人员打电话,他会告诉你何时通过他的地界 在交给保车人员200元后,二人车辆顺利通过呼兰 接下来,在松北、兰西依此行事,虽然偶有躲避、等待,但 还算畅行无阻 过卡点全听保车人指挥 “啥时有检查全门清”“这趟车耽误在青冈 ”王宏伟说,二车于6月23日9时许就到了距离青冈县城30公里的地方,二人从青冈方面保车人员处得到消息,车辆不能通过,让原地休 息,等待通知 王宏伟二人把车停在一个加油站,吃口饭后,在车里睡到傍晚17时,保车人员通知,可以通过 于是,在两个多小时后二车抵达事故发生地202 国道青冈县民主乡北部一加油站附近和202国道K410+798.60处 两车相距500米左右 不幸就在这个路段发生了 王宏伟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保车人员会通知,在他的势力范围内何时能过,何时不能过,有时还会告诉你不能通过的原因,比方说什么时候有检查的,是联合检查还是串检,包括是什么级别的检查,甚至还会告诉你领导人是谁 “一般情况下,每一地保车价格都在二三百元,根据形势松紧,有时会涨到500元,另外,还有包月的保车,一般情况下,一地每月5000元 不过包月的比较 少,都是一把一利索 ”刘铁辉说,保车和被保双方都很讲究,懂规矩、讲信誉,“说到哪做到哪”,不需要签合同、讲条件,谁也不打听谁的底细 “不超载根本不赚钱 不保车会被罚倾家荡产”“不超载根本不挣钱;不保车会被罚倾家荡产 如果没有保车的存在,我们这些车主都得饿死 ”刘铁辉说,一般情况下,像他的这样荷载37吨的车,都要装载 70多吨货,超载百分之百 否则就不挣钱甚至赔钱 还是以从巴彦往明水拉运石料为例,每吨运费60元,每趟燃油和过路费2200元,司机工资400元,总 计2600元,还不算维修、吃喝以及杂七杂八的支出 如果装载37吨,运费收入仅仅2200元,“这不明摆着赔钱吗?”“相反,如果装载70吨就有账算了 ”刘铁辉说,70吨的运费是4200元,扣除燃油、工资、保车费用等,至少剩1000元 刘铁辉说:“如果没有保车的 存在,所有货车都得停运,都得被罚得倾家荡产 ”他举例说,现在超载处罚标准是五千到三万元,如果按此处罚,谁还能干得了,“现在,不论交警还是路政人 员,普遍做法是,以罚代管,一罚了事 只要你交了罚款,车辆就可以放行 这就是百分之百的货车都超载的原因,这也是催生“保车”行业的原因 【关于生活报】生活报(微信上搜“HLJ_SHB”一键关注)每天及时发布最新新闻信息和美食、商圈、财经股指等服务资讯 请点击本文下方“订阅”按钮,订阅生活报头条号,跟我们一起关注生活 江西上饶县上泸镇王家山村村民,实名向本报反映该村支书林良军等人借“祖明茶叶专业合作社”的名义,骗取并贪污国家扶贫专项配套资金的违法事实,村民强烈要求,追究直接骗取国家扶贫项目资金责任人的法律责任,追缴他们非法所得并把他们绳之以法;张榜公布此次扶贫资金的真正去向;保护举报人的合法权益 据村民王先生介绍,2013年12月上饶县实施到户扶贫政策,上泸镇44万元,按政策75%的资金(33万元)要到户,每户4500元至9500元不等;10%的资金(4.4万元)扶持给企业、合作社、大户、能人;10%的资金(4.4万元)是应急性解困;5%的资金(2.2万元)为机动 王家山村支书林良军通过争取,上泸镇政府把除应急性解困的扶贫资金10%的(4.4万元)以外的都安排在王家山村,其中到户扶贫资金安排在王家山村的42户村民(余坦火、程明荣、林祖田、林礼国、余钟声、余钟柱、邓丁火、林雪花、余俊江、余钟央、余钟财、林祖平、林祖太、林守火、林守灯(死于2007年3月份)、林守苗(死于2014年5月份)、林祖明、林祖牛、林祖金、林祖新、陈守仁、陈守祥、林祖仁、林祖水、吕振龙、吕振安、吕荣春、吕荣照、肖耀多、肖耀良、肖耀崽、潘加顺、陈冬倪、吕荣富、吕荣有、林祖先、林良军、肖耀秋、林祖泉、林祖生、肖集标、邓丁发等),扶贫项目为种植茶叶 2014年上泸镇政府没有向村民公布42户扶贫名单 2014年底王家山村村支书林良军伙同村民林祖明等人以42户村民的名义上报种植茶叶面积222亩,并在村民不知祥情的情况下向42户村民收取“一卡通”存折和户口本说“扶贫资金到帐时统一存取发放” 经过村民现场丈量实际面积不足30亩 种植茶叶的山场是只见野草不见树 村民“一卡通”显示扶贫资金“县定补助”7650元,2月17日进,2月18日被不法分子套出 2015年2月17日扶贫专项资金到了42户村民的“一卡通”上,2015年2月18日由林良军带林祖明到上泸镇信用合作社用四十二户“一卡通”领取了县政府扶贫配套资金44万元,钱取出后,林良军跟林祖明讲,镇政府已扣了10%应急性解困的扶贫资金计4.4万元,实际到帐领取的是396000元,要剔除购买茶叶苗款,种植工资,割草机一台的费用147600元,要发提供“一卡通”的42户农户200元/户,补偿计8400元,剩余的只有24万元可以分,这24万元按镇书记姜为松、镇长、林良军各一股,林祖明、镇书记驾驶员周睦伟各半股,共入帐分帐,每股分得6万元,林祖明分3万元,由于种好的茶叶山给林祖明,林祖明要付出2万元,这样林祖明就实得了1万元,其余的款项23万元全在村支书林良军手上,由林良军按上述方案具体分配 而42户村民每户真正只得到扶贫资金200元,计8400元 由于内部分款不均,且林良军答应林祖明儿子当村主任的承诺未兑现,致使私分扶贫款的消息不胫而走 种植现场是绿油油的杂草 根本看不见茶叶树(此图片拍于6月29日) 村民质疑,42户扶贫村民中,余坦火、林礼国、林祖田、林礼国、余钟声、余钟柱、邓丁火、林雪花、余俊江、余钟央、余钟才、陈冬倪、邓丁发等人在种植茶叶地的地方连林地都没有,哪里来的地种茶叶?又为什么得到专项扶贫款?这一切全部都是林良军造的假 42户扶贫村民中,三分之一是村支书林良军的“皇亲国戚”,父亲林祖先,姑姑林雪花;姐夫余俊刚;老丈人陈冬倪;表叔林祖明、林祖牛、林祖平、林祖太、村祖金、林祖新、林祖水、林祖生;姐夫叔叔余钟财、余钟柱、余钟央、余钟声;弟弟老丈人余坦火,姐夫的姑夫程明荣 其余的人也是林良军的远房亲戚关系 42户扶贫村民中,林守灯死于2007年3月份,林守苗死于2014年5月份,政府是在为死人扶贫了 王家山村鸡毛坞组村民林先生说,他在茶叶林地挖过山除过草,总共不会超过50亩 2015年春节前,林祖明的亲戚问他儿子拿一卡通去信用社领扶贫款,事后给了他200元,并且要求对此事严格保密 王家山村陈家小组的村民陈先生说,春节前,林良军拿他的一卡通和户口本去信用社取扶贫款的,给了他200元,同样要求保密 村民实名向上饶县有关部门反映此事,不但问题没有得到处理,有人反而向被举报人通风报信,透露举报人详细信息,举报人对人身安全开始产生疑虑 村支书林良军得知遭人举报,竟然欲盖弥彰,于6月30日请人对茶树喷除草剂,造成正在护理茶树的假象;7月7日村支书林良军要肖耀多请42户村民补签协议,声称茶叶有效益以后村民可以分红;于7月8日杀猪宰牛犒劳村民吃饭并扬言“县里说了没有事了,也不会到实地查看” 因上泸镇位置偏远,王家山村更是山高路险,确实没有人到现场查看过 村民现场丈量的总面积是12.288亩,与222亩相差甚远:1、金竹排:20米X30米=600平米15米X47米=705平米38米x89米=3382平米2、柯家:36米x35米=1260平米3、风篷凹:15米x25米=525平米40米x43米=1720平米共计8192平米x0.0015=12.288亩 村民现场丈量面积 村民郑某还说:现在的基层干部只注重政绩,不顾及民生 上泸镇泉洋村多年非法采沙,却没有人出面阻止,私挖滥采无序开挖造成河道到处都是深坑 前年,就因为数米深坑泉洋小学一位26岁的老师被淹死;7月12日,又有一个16岁的花季少年被淹死,死者叫郭锡盼,其父亲叫郭阶福,家住上泸镇泉洋村高背山组 “中国梦”的实现离不开农村的发展,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精准扶贫,强调“三严三实” “小康不小康,关键在老乡 ”表明习近平总书记时刻把农村、农民放在心上 上饶县是国家贫困县,国家坚持扶贫几十年,取得了十分辉煌的成就 而上饶县如此“扶贫”,确实到了拷问主要领导执政能力的时候了 (张一民)


(文章来源:博亚娱乐城

评论: 2015年07月15日 06:28 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电信诈骗
关键字: 信誉好的足球投注网站